涉林溺职犯法节节高升 检察官:处理难成凸起问题

来源:腾讯新闻责任编辑:
2019-04-12 19:01:15

近日,记者走进广西永福县人民检察院,与承办此类案件的检察官面对面,了解惩治涉林渎职犯罪台前幕后的故事。

记者:近年来查处的涉林渎职案件,可以总结出什么特点?

办案检察官:有三大特点:涉案环节集中在林木采伐管理环节;触犯的罪名集中在玩忽职守、滥用职权上;涉案人员主要是基层林业站负责人和林政资源管理人员。

记者:能举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吗?

办案检察官:2006年8月,永福县百寿镇王某等人购买山场,其面积、林木材积均超出《林木采伐许可证》的许可范围,百寿镇林业站站长莫某在明知的情况下,未对王某等采伐人进行任何监督,导致四百多立方米林木被滥伐。

林业部门工作人员特别是林政执法人员权力相对集中,掌握着林地管理、林木采伐、木材运输、林木经营加工等林政管理职权,他们有的因法律意识和职责观念淡薄,工作不负责任,审核把关不严,草率审批,放弃监管;有的原则性不强,徇私徇情,滥用职权;有的明知法律法规而不遵守,违法审批办理证件;有的为了小集体利益,对涉林违法犯罪压案不报,以罚代刑,降格处理。

记者:您刚才说,林业部门工作人员特别是林政执法人员权力相对集中,掌握着林地管理等林政管理职权,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此类案件多集中在拥有这些“身份”的人身上?

办案检察官:可以这么说。从我们的调查来看,基层林业站工作人员尤其是站长等要职人员,处于林业执法的最基层和林政管理的第一线,行使辖区内林政管理职权,同时又是监管的薄弱环节,所以他们渎职犯罪几率相对也比较高。

而目前,对林政执法人员的选用缺乏相应的制度和法律,没有建立准入资格制度,加之涉林法律法规规章及政策较多,许多林政执法人员,尤其是基层林业站工作人员没有经过系统的业务学习培训,涉林法律知识匮乏,导致部分人员业务素质偏低,法制观念淡薄,职责意识不强。很多林业行政执法人员对渎职犯罪都缺乏认识,认为自己仅仅是由于工作失职,监管不力,个人没有收受任何好处,对构成犯罪表示无法理解。林政部门相关领导对渎职犯罪的危害性认识不深,认为林业工作人员渎职行为只是工作失误、工作方法不当,发案后经常主动提出建议对涉案违法人员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记者:那么,除了林业部门工作人员自身的原因外,此类案件高发的诱因还有哪些?

办案检察官:这里面涉及的问题很多,可以说有制度落实层面的问题,也有制度设计方面的问题。

先从制度落实这层来说吧,虽然从国家到地方林业部门都制定了相关的规章制度,建立了内部监督机制,但在具体落实上,却流于形式,致使规章制度和监督机制形同虚设,没有起到监督管理作用。

还有一些关键管理环节被少数人把持,有的或碍于情面,或碍于压力而相互勾结,容易导致暗箱操作;有的林业站站长权力过于集中,在辖区内凡涉及林木审批、采伐事项都是一人说了算,各项规定不能落实,无法真正发挥预防犯罪的实际效果,极易出现为了贪图蝇头小利而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甚至充当破坏森林资源和生态环境违法犯罪的保护伞。

记者: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林业主管部门工作人员严格执行林木采伐过程中的监管制度,就可以遏制采伐林木过程中的滥伐林木现象,从而减少此类渎职案件的发生?

办案检察官:没有100%,也可以抑制90%。但我们同时也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制度设计层面的缺陷也是推动此类案件频发的诱因之一。

在林木采伐监督管理环节,林政办、林业站对各自所承担的职责不清楚,分工不明确。采伐证的规划设计、填写及发放均存在不规范现象,林政办与乡镇林业站在监管职责上模糊不清。所以,必须明确林政各部门各单位的工作职责和执法管理权限,严格按照规定规范发放采伐许可证,避免执法管理混乱,出现真空地带。同时也便于落实具体责任制度,避免出现“重叠管、抢着管、无人管”,出现问题互相扯皮推诿现象。

记者:在查处此类案件时碰到哪些难点?

办案检察官:总结出来也是三点,线索发现难、查证难、处理难。“三难”现象明显,尤其处理难是困扰反渎职侵权的突出问题,相关部门对渎职犯罪的危害性还认识不够,在适用刑罚上多数判处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就像我刚才介绍的那起案件中的林业站站长莫某,虽然造成国家超过400立方米林木的损失,但最终被判决免予刑事处罚。

可以说,目前林业执法对涉林违法犯罪存在以罚代法,重经济处罚而忽略刑事打击的严峻问题。本报通讯员 肖继初 本报记者 莫小松

本文引用自:澳门网上真人赌场 | http://www.ddsxw.com/

(九台资讯网:2019-04-12 19:01:15)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