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1生水 不该是1盆浑水

来源:新浪新闻责任编辑:
2019-04-12 21:00:37

“平时工作“和”学术成果”不是一回事,本来是常识,为什么也成了一个需要正名的问题?

今年7月,宁波天一职业技术学院的课题《城乡基层卫生技术人员培养模式的创新与实践》获得了宁波市教学成果奖二等奖。但是,两个月后,课题组的4名成员联名向宁波市教育局举报该院院长陈健尔在申报成果奖中造假。根据举报材料,造假手法有移花接木、无中生有等,其中包括陈健尔的“全国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的身份,还有据称是该校编写的15本教材(详见12月1日《钱江晚报》宁波版第3版、12月2日宁波版第5版、12月5日A7版、今日A15版)。

据举报者揭露,所谓“编写”教材,是打印好15本教材的封面,分别套在其他不相干的教材上,然后把这些假冒的教材摆成一个扇形,拍一张照片,就拿去评奖了。

宁波市教育局“调查”后这样通报:天一职业技术学院近几年在“卫生职业教育”方面做的工作的确是事实客观存在,所以不能认为是学术造假。而在申报过程中出现上述的情况,是方法不妥,但这并不妨碍该校获得宁波教学成果奖。

这个说法显然站不住脚:平时哪个单位不在做“工作”?按照这样的评奖标准,不是谁都可以获学术奖了吗?学术和非学术还有什么区别呢?天一学院又何苦要挖空心思摆拍那15本教材的照片呢?

宁波市教育局局长助理胡赤弟对记者说的话也是在转移焦点,答非所问:记者问的是有没有学术造假,他却说该学院平时的教学工作不能否认——为什么要回避实质问题呢?为什么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二、实名举报,不怕风险?

事情的出奇还在于,这项“教学成果奖”课题组的5名成员,有4名参与了这次举报。也就是说,作假参与者说自己造假了,宁波市教育局说你们没有造假。这4名课题组成员本来也是获奖“功臣”,功臣不居功,反而出来“领罪”,类似于“污点证人”。为一己利益考虑,他们应该紧跟、维护陈院长才是,而且他们是实名举报,所冒风险可以想象。举报者之一、学院办公室副主任乐老师说,如果举报不成功,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不好过;就算举报成功,新来的领导会信任我们这些曾经举报过上级的人吗?无论如何,对个人都是不利的。但是,目睹陈健尔在该校的所作所为,他们说:陈健尔不离开,学校不会发展。

三、除了面子,还有什么?

宁波市教育局否认天一学院造假,有他们的难处,学术奖是在他们领导、主持下评的,确认天一学院造假,自己脸上无光。但是,坚持说天一学院该得,就一定有面子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不纠正这一失误,对天一学院的教学和学术风气会产生什么影响?扩大一点,对宁波教育系统的教学风气和学术风气会产生什么影响?

记者询问教育局下一步的措施时,胡助理说:我们要提醒这个学校在申报过程中注意工作的规范性。如此袒护学术造假行为,难道他们认为自己在公众心目中,在教师心目中还有威信吗?

没有威信,只能靠“威风”来领导,这个“威风”就是权和利,权是威压,利是诱饵。这样的领导方式,只能诱导出更多的欺上瞒下来,没有公信力可言。我们不能不为此感到担忧,为有正义感的教师感到憋屈。

本文引用自:电子游戏网址 | http://www.519o.com/

(九台资讯网:2019-04-12 21:00:37)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