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横幅.jpg
湖北13甲病院频发保安殴打患者家眷事件
2019-04-15 00:00:38  来源:中国新闻网  
1
听新闻

记者面前,40多岁的胡自菊因为过度悲伤和无奈,表情木然:6天前,在太和医院治疗头疼的丈夫猝死在病床上,而今天,她25岁的儿子丁文闯和50岁的姐姐丁广香被该院保安人员打伤,躺在医院急诊室的病床上。

在诉说丈夫死亡前后这几天的变故时,她的语气显得异常冷静:

我的丈夫叫丁广春,今年49岁。12月5日,丈夫因头疼,到太和医院看病,随后留院检查治疗。谁知9日下午,我搀着他在医院上完厕所回来,他就突然倒了下去。医护人员急忙赶来进行急救,结果无力回天。

医患冲突升级三名患者家属被打伤

丁广春在该院猝死后,死者家属与院方进行了多次协商未果。

15日上午10时许,死者家属约10人打着横幅,到医院欲找院领导讨说法。走到该院大门口时,遭到该院约20名保安人员的阻拦,双方因此发生冲突。

冲突中,死者25岁的儿子丁文闯、姐姐丁广香及胡自菊的弟弟胡自华不同程度受伤。

十堰警方接警后赶到现场进行了处置,将丁文闯、丁广香等人送到该院急诊室。

当日傍晚记者赶到位于十堰市人民路最繁华地段的太和医院。

在该院急诊室,记者见到了左手微肿、躺在病床上的丁文闯。他称,该院多名保安人员在抢夺他手中的横幅过程中,将他拖至保安室,把他的头摁在桌子上,对他的肚子拳打脚踢,后又在大门口将他摁在地上继续殴打。整个过程持续了10多分钟。

丁广香称她是上前拉扯时,被一肘打倒在地,尾椎撞地受伤。

制服绣有“警察”字样 保安室配备手铐警棍

记者随后来到该医院大门口的保安室,保安室有3名身着黑色制服的保安。记者看到,保安的制服袖口赫然印"police"(即警察)字样。

记者对此提出质疑时,一名保安说:“我们穿什么样的服装跟你有啥关系?制服上又没有警徽警号。”

在该保安室,记者还看到配备有警棍、手铐。保安称这是用来铐小偷的。

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律师袁勇博士认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作为单位的内保人员,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是绝对不允许配备手铐、警棍等警用装备的,所着制服也不允许出现“警察”字样。

三年来保安频频打人

在太和医院,保安在医患冲突中动手打人,实在算不得新鲜事。

2008年5月,郧县患者张寿琴因头疼在该院诊疗过程中猝死,从而引发医患冲突,其丈夫杨智遭到该院保安人员警棍殴打,背部留下清晰的血印,其子头部被打破流血,另有4人受伤。

而在此前的2007年7月,1岁半的患儿李俊杰在该院诊疗期间死亡引发医患纠纷,该院大批头戴钢盔、手持警棍的保安人员当着警察的面,对死者家属大打出手,并在现场使用了催泪装置驱散围观群众。

这一事件警方调查后称,该院保安未挂靠任何有资质的保安公司,医院内保人员身着类似警服的制式服装,装备钢盔、警棍,值勤时使用催泪装置,与其履行的职责及相关法律相悖,应予收缴。

今年9月,丹江口市4岁的再生障碍性贫血患儿张耀丹在该院治疗期间死亡,引发激烈医患冲突,死者家属遭该院20余保安人员的殴打,造成多人受伤,死者父亲张青云当场被殴打吐血,倒地不起,后被用担架抬至医院救治10余天。

仅3个多月后,该院保安人员就这次的医患冲突,再次使用暴力进行“处置”。

在太和医院与患者的冲突中,十堰当地媒体就曾报道过该院保安殴打患者家属的新闻。在电视台播放的视频画面中,头戴钢盔的保安挥舞警棍,殴打患者家属的镜头令人吃惊。

医院负责人称我们也是有苦难言

昨日,太和医院副院长何民武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保安人员维护医院秩序是其职责所在,与患者家属之间的肢体冲突在所难免,院方在医患纠纷中也是有苦难言。

何民武介绍说,太和医院每天接诊量极大,为了维护医院秩序,碰到患者家属封堵大门、冲击医院时,保安人员肯定要履行职责,出面制止,他们也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发生肢体冲突。在历次的医患冲突中,该院也有多名保安受伤。他强调:“我们医院的保安绝不会先动手。”

何民武介绍,该院目前共有保安人员30余人,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职工子女从部队转业安置一部分;二是从社会招聘一部分;三是医院原有的部分保卫人员。

至于配备的手铐、警棍等器械,何民武称,保安人员从未在医患冲突中使用过,只是在警民联防工作中起防身、威慑作用。

对于作为医院的内保人员,能否配这些警用装备?是否应报有关部门备案?何民武说:“不清楚。”

除了暴力手段外,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医患冲突呢?何民武苦笑说,医患冲突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只有从机制上、程序上寻求解决之道,否则医院保安与患者之间的肢体冲突就不可避免。 (楚天都市报 张泉)

本文引用自:上海时时乐 | http://www.1-lin.com/

标签:家眷,湖北,病院,保安,频发
责编:
福建多地震感强烈 不少住户跑到操场旷地回避下一篇